两会视点:被商标客“绑架”的商标法亟待变革

  王阳明成了最“忙”的古代人

  被牌号客“绑架”的牌号法亟待变化

  本报记者 李 艳

  想注册一个“组合好、寄意好、容易记”的牌号?抱愧,你的请求被驳回了。

  目前,超过1700万件无效注册牌号已接近牌号用词的极限,企业寻觅新的汉字牌号注册已相当困难。

  6日,中华世界工商业联合会界此外小组讨论会上,委员齐吐槽――“抢注牌号依然具有很大问题”“我的企业也遭受
到‘被抢注’的问题”“牌号客太可爱了”……企业家们纷纷控告。

  长期以来我国牌号抢注案例层出不穷,比方与王阳明相关的牌号被抢注一空,坊间笑称王阳明是最忙的古代人。有时候,闹点惊悚异样的笑话也不稀奇。比方你绝想不到注册“微软”的是卖卫生巾的,注册“星光大道”是做木地板的,注册“神舟五号”的搞的是园艺产品,而且这些被抢注的牌号等于为了卖个好价钱。

  世界政协委员、中关村智造大街总经理程静在两会上呼吁,相关部门应对牌号的注册、使用、撤消
制度举行改革。

  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2017年年底,我国牌号累计请求量2784.2万件,累计注册量1730.1万件,占全世界的40%,无效注册牌号量1492万件,连续17年位居世界第一,已是名实相副的牌号大国。

  牌号大国的牌号主要用来干什么了呢?答案是闲置。

  程静表示,大批已注册牌号却处于闲置状态,很多牌号持有人具有有“重注册,轻使用”的倾向。据统计,世界注册牌号闲置率竟达到30%,部分类别下的牌号闲置率以至能达到50%。不少企业和团体不以自己在商品或办事上使用为目的大批注册、囤积牌号,高价让渡。这种行动
违犯了牌号法的立法宗旨。

  世界政协委员、三胞集团董事长袁亚非对此也深有感触。他说:“咱们国家的牌号法,采用了请求在先原则,谁先请求、谁先注册,牌号所有权就归谁,所以有一批专门注册别人牌号的‘牌号客’,他们不用这个牌号,只埋伏在那儿,靠这个来打官司,投机获利。”袁亚非认为,我国牌号法从某种程度上鼓励了“牌号客”的投机行动

  想注册的注册不了,为何
不撤消
闲置牌号呢?

  “这就涉及我国牌号撤消
制度。”程静表示,我国撤消
牌号具有诸多难题,而且即使撤消
成功,也容易被其他牌号请求者及锋而试,撤消
请求者最终无法受益。

  注册不上,撤消
不了,委员们呼吁对现有的政策举行改革。袁亚非表示,希望工商总局能安排特殊的牌号并存性审查机制。而程静则提出,要真正解决牌号自觉抢注、重复抢注、恶意抢注的问题,要害还在于设立牌号强制性使用制度――比方每三年需提交一次使用证实。

  除此之外,程静还提议实施两个简化――简化牌号撤消
法式、简化牌号让渡法式。

  对委员们提出的问题,国家工商总局副局长刘俊臣说:“牌号抢注也是咱们比较头疼的问题,目前咱们正在研讨要把牌号使用情况纳入法律规模之内。”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bitefixer.com